您當前所在位置:主頁 > 策劃中心 > 品牌策劃項目 >

焦點中國網專訪中國“紅龍”第一人魏振武先生

來源:未知|發布時間:2019-05-20|瀏覽次數:

人物小傳:書畫家魏振武,法號印仁,畫室“好龍堂”,1948年生于北京,1968畢業于北京藝術設計學院工商美術專業,1988年進修畢業于中央工藝美術學院工業造型設計專業。1986年入編《中國當代書畫家大辭典》。2000千禧龍年《人民畫報》以“魏公好龍”為題發表專訪文章。齊白石畫蝦、徐悲鴻畫馬、魏公畫龍。 
    

鯉魚跳龍門  紅龍耀神州 
   
焦點中國網專訪中國“紅龍”第一人魏振武先生 

     

    說起書畫,人們總能想到歷朝歷代的名人,但是對于當下的書畫情況及名家人物了解甚少。今天記者就有幸能和被譽為當代畫壇五大家之一的魏振武相聚一敘。

                         從北京奧運到海峽兩岸,再到華夏騰飛
    魏振武 1948年生于北京,中央工藝美術學院畢業,書畫藝術大師郭風惠、李可染嫡傳弟子。與大畫家蕭墅、龍瑞、趙成民同學。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文化部中國書畫藝術委員會委員、高級工藝美術師職稱。專擅畫龍,晚年皈依佛教,法號印仁。畫室“好龍堂”。歷任中國藝術家交流中心執行主席、文化部中國書畫藝術委員會委員、中國美術協會副主席、中國書法協會副主席、中華海峽兩岸交流促進會藝術委員會會長。   
    2012年6月18日魏公“中國紅龍”“愛我中華”兩幅紅龍搭載中國神九載人太空飛船與天宮一號對接。2013年6月11日至6月26日魏公紅龍《華夏騰飛》搭載神十飛船遨游太空。從此具有二十一世紀 時代精神的魏公紅龍代表中華民族實現了真正意義上的華夏騰飛。    
    談及在北京奧運會申辦成功的時候創作出來的第一幅紅龍作品時,他說:“紅龍不同于傳統龍,傳統龍出自封建社會,代表皇權。紅龍代表二十一世紀中華民族新時代精神嶄新形象。欣欣向榮,奮發向上,畫面簡潔,流暢。保留傳統龍主要特點。用夸張、概括手法集中表現龍的祥瑞、莊嚴、和諧、靈動等特點,使紅龍更具親和力。”魏老在海峽兩岸文化交流方面也做出了很大貢獻。他認為紅龍飛過海峽兩岸,送給臺灣地區領導人,為和平統一作出貢獻,他們接受紅龍,最起碼承認自己是中華子孫、龍的傳人。  
                             從生活到藝術  魏振武謙虛前行 
    魏振武對紅龍的認識有自己的一套思想,他說,紅龍不同于傳統龍,傳統龍出自封建社會,代表皇權。而今天他所創作的紅龍代表二十一世紀中華民族新時代精神嶄新形象。欣欣向榮、奮發向上,畫面簡潔、流暢。在保留傳統龍主要特點的基礎上,用夸張、概括手法集中表現龍的祥瑞、莊嚴、和諧、靈動等特點,使紅龍更具親和力。  
    佛曰:以物物物,則物可物;以物物非物,則物非物。物不得名之功,名不得物之實,名物不實,是以物無物也。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魏振武曾經皈依佛門,潛心研究佛學文化,在生活中的魏振武行為做事亦是保留著佛門弟子應有的虔誠。他說在演習佛學的一段時間里,最大收獲就是心態平和,把名、利、兒女、 財產看得清淡。處事不爭,不爭就不生氣,不生氣就不得病。把藝術創作當成一種修養,而不是謀生手段,藝術道路才走的長遠。他是這么說的,也是這么做的。 
    如果說用低調來形容魏振武的性格一點也不為過,生活中他的確就是謙和低調、和藹可親,不招災不惹禍的普通老人。他面對記者說道:“國家和人民需要我的時候,我就會精神抖擻,激情滿懷的走到臺前,做出應有的貢獻。”一個從事專業多年,富有豐富臺下臺上實踐經驗的學者,才能不斷創作出優秀的藝術作品。魏振武就是這樣一個人,他的內心里總是滿懷著對國家和人民的感情,所以在他創作的每一幅作品中,都充滿了感情,而不是一張單薄的紙。  

                          尊重藝術,才能讓作品升華
    魏振武對于藝術相當嚴謹,他說:“書畫藝術是空間藝術,要用作品展示美。美是相對產生的。只要有比較,就沒有滿足。最高境界要具有最高繪畫水平。最高水平來自藝術實踐,藝術實踐包括藝術理論,基本功訓練,和藝術創作的提高與競爭。藝術是修養,不是謀生手段。藝術無漄界,無止境。沒有投機取巧,來不得半點虛假。藝術需要孝親尊師、謙虛低調的美德。成功永遠屬于勇于攀登的人。”    
    書畫是中國書畫藝術中獨特的風格樣式,發軔于宋大成于元,明清繼續流變。它是文人意識注入書畫的集中體現,代表著中國書畫藝術的精髓,蘊含著中國文化的整個歷史,也投射光輝于中國文化的未來。其藝術特質是注重筆墨情趣,體現文人趣味、個人思想感情和對天地自然社會及生命本源的參悟探究。尊重傳統但不拘泥保守,不受世俗觀念的束縛制約,力求創新。在表現形式上不求形似求神韻,詩書畫印合璧,給人更多想象和讀解空間。 
    面對蒼茫宇宙,人類不過是滄海一粟,任何人都無法與自然相抗衡,但是具有了思想的人類還是可以從自然界獲取無限的營養和潛能去探索宇宙奧秘的。魏振武的每一幅作品承載的都是一個完整的生命世界,他的藝術觀升華了他的世界觀,同時也超越了他的“時代觀”。那么,“歷史與當代的對話”就有了充分的依據,藝術生命與人類的終極關懷就有了永久和諧的可能。這是所有藝術家追求的最高境界。魏振武沿著追求最高境界的脈絡,孜孜不倦。 
   
                             名師出高徒  藝術無止境 
    提到郭風惠老一輩人可能非常了解,對于當下的青年人可能有些陌生。郭風惠(1898年——1973年)又名貴王宣,字麾霆,號堞廬、不息翁。河北河間人,中國近現代著名學者、詩人、教育家、書畫藝術家、愛國民主人士。郭風惠先生是20世紀百年文化、教育史上最具傳奇色彩的人物之一,早年有“北方健者”之譽,是“北學”的領袖人物,于文學、歷史、法學、哲學、美學及醫學、軍事、文字學、書畫藝術等諸方面都有精深造詣,被稱為 “中國第一書法家”、“書法入畫最為成功者”、“前后五百年,亦恐無敢與之爭席者”。   
    魏振武就是書法大師郭風惠的嫡傳弟子,1964年拜在書法大師郭風惠門下,與劉炳森、蘇士澍、卜希旸同門師兄交往50余載,在全國多次舉辦書法展,多有獲獎。基本全是楷書,顏體楷書下了幾十年功力。顏真卿字帖全部遍臨。魏振武家傳唐碑宋拓《顏家廟碑》至今保存完好,長城出版社已經準備出版他的《唐顏家廟碑》魏振武臨本。 
    魏振武說:“我1948 年生,算是與共和國同齡,我親眼看著祖國從一窮二白到繁榮富強。為了祝賀祖國 65周年華誕,我已經參加了《中國輝煌》《盛世中國》中國文聯出版社畫冊,CCTV《影響力對話》的采訪,宣傳活動,到部隊慰問解放軍,為學校學生舉辦愛國主義教育等活動。”他說,如果焦點中國網有報告會、筆會、書畫展等活動,他定會當成首要任務參加。 
    魏振武講到,書畫藝術是空間藝術,要用作品展示美。美是相對產生的。只要有比較,就沒有滿足。最高境界要具有最高繪畫水平。最高水平來自藝術實踐,藝術實踐包括藝術理論,基本功訓練,和藝術創作的提高與競爭。藝術是修養,不是謀生手段。藝術無漄界,無止境。沒有投機取巧,來不得半點虛假。藝術需要孝親尊師、謙虛低調的美德。成功永遠屬于勇于攀登的人 
   
                             百善孝為先  樸實無華的魏公 
    魏振武是一個懂得感恩的人,他把一個人的品德看的非常之重。對于焦點中國網的訪問,他總是滿懷欣喜,又不時的發出一些感謝之語。他說焦點中國網宣傳黨的政策,代表人民的呼聲。公正、廉明,高舉愛黨愛國愛社會主義大旗,弘揚正能量,受人尊敬,是當下最值得推崇的新媒體平臺。    
    魏振武無論作為書畫名家、作為父親、作為兒子,都沒有忘記孝道在他心里的重要性。 
    求是雜志社編審王廣宇在評價魏振武先生的人品和作品時說:“他把書畫事業作為畢生的追求,把老實作畫、不為名利,精益求精,孝親尊師,廣交朋友,作為藝術家的生活準則,這是他獲得成功的根本原則。”   
    中日文化交流協會原副會長董學昌給透露了魏振武先為人知的事。他說,“振武兄孝敬父母,獨自侍奉90多歲的老父親頤養天年,直至送終,慎終追遠,不忘養育之恩"。魏振武有一張自己珍藏了多年的為老父親洗腳的照片。他說:“父親是勞動模范,親自參與了中國第一輛“紅巖”汽車的制造,得到過朱德、董必武老一代國家領導人的接見,我引以為榮。”    
    董學昌說:“如今,魏振武的作品在韓國、日本、東南亞各國都有人收藏。”   
    由魏振武主編的《中國名園全圖》、《園林設計參考資料》11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保存的《中國古典園林舉例》一書中,園林白描圖12幅均出自魏振武之手。  
    2013年6月18日上午,在徐悲鴻孫子徐曉楊先生精心安排下,魏振武先生虔誠的拜會了徐悲鴻先生的夫人廖靜文廖老。那天的天氣格外的好,廖老高興地來到辦公室等候,魏先生雙手奉上為廖老準備的最高級鐵觀音,親熱地叫了一聲:“廖媽媽”,廖媽媽像迎接親兒子一樣伸出雙手,魏先生恭敬地坐在廖老身旁,獻上《中國畫壇五大家》珍藏本畫冊,廖老一眼就認出了,這是她老人家本人親自主編的畫冊。仿古裝訂的珍藏本封面由歐陽中石題寫書名,書中收藏范增、劉大為、韓美林、何家英、魏振武五位畫家的代表作。廖媽媽翻開看看,很快收藏在右手邊。   
    魏先生又雙手奉上榮寶齋出版的《魏振武畫集》,廖老眼神很好,一頁一頁仔細翻看,看到畫冊中油畫、水粉、水彩、素描、國畫作品,伸出大拇指,說:“好,你比他們畫的都好。基本功扎實,繼承之中有創新。”魏先生忙敬禮感謝廖老的鼓勵,蹲在廖老座椅旁邊,像老小孩一樣俏皮的說:“小時候,徐先生紀念館在北京站東面,是平房。我經常在紀念館各屋看畫,一間屋子西墻掛著油畫《田橫五百士》、另一間屋子北墻掛著巨幅國畫《愚公移山》……”。此時,92歲的廖老眼神之中浮現出幸福的回憶。   
    魏振武把這次會見當成幸福的會見,歷史的會見,弘揚民族文化正能量共同的心聲,鼓舞著中華民族升華、進步與發展。 
    談到未來的計劃時,魏老先生說只有多出好作品,多做公益事業,創作出新的大題材龍文化作品,在全國建幾個好龍堂,長期展覽龍文化作品,延續發展,弘揚龍文化,這是他現今最大的夙愿,他迫切希望這一天早點到來,讓龍文化成為影響中國傳統文化的精髓。

Copyright © 2002-2018 河北海韻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Power by DedeCms 冀ICP備18014312號-1 公安網備13010502001465
河北省經濟技術協作促進會會長單位 維護:海韻傳媒技術中心
1zplay电竞比分打不开